這件事已經在生態攝影論壇沸揚,每個人觀點都不一樣,我不多做評論。


今年育雛期間我常說一句話,或許得罪了許多人,但我仍不以為意,


我能控制好自己,但我不能控制一堆拍鳥人。


 


對於我來說 : 把鳥訊傳出去的人,才是真正害死幼鳥的首惡,而不是後續加工的人。


 


 




德古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