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得以前到訪屏東海生館最大的動力就是去看鯨鯊了,7月上旬海生館粗


魯的野放鯨鯊二號,我一直關注這新聞,看到後面真的忍不住紅了眼框。


原本對海生館的印象就不好了,這次野放事件,更加讓我討厭


 


擷取部份文章來做記錄,有興趣者請到【 鯨鯊 】。


原文出處 :  鯨鯊要回家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1 . 海生館的BOT經營業者海景公司,前後飼養過三隻鯨鯊,最早進入館內的嘉嘉,養了三年,長


5.2公尺 之後野放,不過因為沒有追蹤與紀錄,沒人知道嘉嘉的最後下落另一隻從花蓮七星潭


購買的三號鯨鯊,在飼養一年多之後死亡。最後只剩下了這隻「鯨鯊二號」,早在2010年,因為鯨


鯊禁捕保育令,海生館就和海景公司討論野放計畫,就連運送的水箱也訂做完成,同時並向漁業署


提出申請,要引進新的小鯨鯊來替代「鯨鯊二號」,希望未來可以持續採取「鯨鯊 三公尺 進館,五


公尺野放」的輪替做法。


 


2 . 海洋大學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系系主任莊守正認為,海生館養殖展示鯨鯊超過八年以上,卻還


提不出鯨鯊相關的學術報告,如再以研究的理由要來捕抓鯨鯊,不足以說服外界。動保團體更批


評,海景公司是藉著「教育研究」的名義,引進鯨鯊號召遊客來賺錢,尤其這種以鯊換鯊的做法


,簡直是把現有的鯨鯊當作「鯊質」,無視牠在水族缸裡,所面臨的緊迫等健康問題。


 


3. 凌晨五點五分,「鯨鯊二號」終於返回大海


 


4 . 沒想到,隨即在野放附近的海面上發現鯨鯊的背鰭,從海面觀察「鯨鯊二號」不斷的繞行洄游


,幾乎重複著在水族缸內的相同動作,更令人擔心的是牠不斷的往岸邊移動,當時正值漲潮,研究


人員看著牠被潮流帶往淺灘處,五點三十分左右,鯨鯊竟然卡在礫石淺灘之間,當海生館野放成功


的消息,都還來不及發布之際,鯨鯊在半小時之內就受困擱淺了。


 


5 . 海生館野放人員接獲消息緊急趕到現場,因為沒有野放後續應變計劃,也只能借助簡易的繩索


與小型動力膠筏,勉強將鯨鯊拖離礫石淺灘,但是以繩索綑綁的運送過程中,「鯨鯊二號」卻再次


經歷了一番折騰,身體的損傷又增加了不少,在研究人員的協助下,鯨鯊再次度過喪命危機,


8點左右,現場人員以祝福的心情,在離岸約 三公里 的地方,目送鯨鯊緩緩消失在蒼茫海中


也期待不要再相見了。


但是,三個小時之後,研究人員卻接獲了鯨鯊的噩耗,因為沒有人在海上持續守護牠的回家之路,


當牠完全擱淺在礫石灘上之後才被漁民發現,但已為時晚矣?


 


6 . 「鯨鯊二號」靜靜躺在礫石灘上,在艷陽下曝曬了兩個多小時之後,背鰭不再輕微擺動,嘴部


也停止微弱的閉合呼吸動作,研究人員檢查牠的眼臉瞳孔,也幾乎沒有反應了,「這是最後一次,


拖不動就放棄了…..」,這是研究人員最不願意說出來的一句話。就在喃喃自語間,動力膠筏加足了


馬力,「鯨鯊二號」竟被拖離了礫石灘。


 


7 . 動力膠筏以繩索綁著「鯨鯊二號」龐大的身軀,在礫石灘上重重的拖行,也在海面浪花間拍打


了一個多小時,當研究人員下海查看鯨鯊的狀況時,看到鯨鯊已翻轉白肚,位於底部的泄殖孔也不


斷滲出鮮紅血液。下午三點半左右,膠筏在離岸約 六公里 左右,水深約百米的海域停了下來,這是


第三次的放流,在最遠最深,也可能真的是最後的一次,送行的人默默無語,研究人員以鋸子割斷


束縛在尾鰭的繩索,這次牠不再游動,宛如十字架般的白色身軀,逐漸沉入深邃的海洋,帶著傷痛


與謎團,「鯨鯊二號」終於回家了


 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台灣這社會到底是怎麼了,洪仲丘案、大埔拆遷案、鯨鯊野放案,越看越心煩


阿扁執政黑金結束後換來了一個無能馬的政府,台灣還有救嗎 ?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德古拉 的頭像
德古拉

德古拉的異想世界

德古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